①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原著结局 萧平章结局怎么死的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开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剧情也是进展的很快,口碑一直在上升,这说明原著确实很不错啊!那么原著结局如何 萧平章怎么死的呢?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全介绍: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平章

据悉,剧中黄晓明饰演的萧平章并不多,萧平章是长林王府的世子,和萧平旌是亲兄弟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萧平章结局遭毒害身亡,后期就是萧平旌的戏份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平旌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刘昊然饰演的萧平旌才是第一男主,在哥哥萧平章被毒害身亡之后挑起治国安邦的大梁,剧中萧平旌自小在琅琊阁学艺,后来大梁王朝遇到内忧外患出山,萧平旌结局和梅长苏有点相似,期待剧集的播出吧!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蒙浅雪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是一部大男主戏,剧中女性角色的戏份并不多,佟丽娅饰演的蒙浅雪和萧平章是相敬如宾的夫妻,萧平章被人毒杀之后,蒙浅雪结局也是战死沙场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林奚

剧中张慧雯饰演的林奚是一位江湖人士,和萧平旌是一对,林奚年纪轻轻却是济风堂堂主,文武双全还天资聪慧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林奚结局和萧平旌在一起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元启

作为剧中的反派人物,吴昊宸饰演的萧元启身份十分神秘,但是狼子野心是瞒不住的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萧元启有皇室血统,但是身份特殊不能公诸于世,心生怨恨加上自己野心勃勃迅速黑化,当然结局也是未得善终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荀皇后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的幕后大boss是梅婷饰演的荀皇后,从早期曝光的剧照来看此人绝非简单的人,剧中虽然是掌握后宫大权的皇后,但想要的并非只有这些,据悉荀皇后结局自食其果!

② 火焰纹章:风花雪月结局各个路线最终BOSS都是谁

《火来焰纹章:风花雪月》自游戏给大家解读一下,新作,共有帝国、教会、青狮和金鹿4条路线选择,不同路线的终BOSS也不一样,下边就给大家带来火焰纹章风 花雪月全结局路线的终BOSS,大家可以来看一看。

首先本世代阿卡迪亚神 器系列回归, 基本可以明确为阿卡迪亚系列作品

本次作品分为4条线路,游戏流程合计81章,3级长包括主角都有专属职业

帝国: 至上者被杀 死, 创造了一个没有神的世界, 夜行者被帝国军消灭, 皇帝统一世界, 开始了她理想世界的改革. 贝雷特丧失了他的力量, 但是跟皇帝有了不为人知的恋情,本线终boss为龙化蕾雅

教会: 至上者被杀 死, 夜行者被消灭, 贝雷特成为至高王,叁主角全部战死,本线终boss为索隆斯

青狮: 没有与至上者作战, 夜行者地下化, 贝雷特成为大主教蕾雅假如还活着会退休,本线终boss为女皇

金鹿: 没有与至上者作战, 夜行者地下化但是被库劳德击败, 贝雷特与解放王决战, 贝雷特成为至高王,本线终boss为解放王。

大家还可以参考:火焰纹章:风花雪月全结局BOSS介绍

软件帝hugh为您解答,如有帮助希望点赞。


③ 《风声》的最后结局是怎样的

周迅在旗袍上缝了摩斯码,是一段她的自白。还揭开了谜底,吴大队内和周迅都是地下党,那首容唐山调子是暗号,周迅为将消息传出去和保住吴大队牺牲了。吴大队就是老枪

自白台词:
我不怕死
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
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,
是希望家人和玉姐原谅我此刻的决定,
但我坚信,
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。
我亲爱的人,
我对你们如此无情,
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
我辈只能奋不顾身,挽救于万一。
我的肉体即将陨灭,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。
敌人不会了解,老鬼、老枪不是个人,
而是一种精神、一种信仰。

④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原著结局如何 萧平章怎么死的

12月28日消息,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开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剧情也是进展的很快,口碑一直在上升,这说明原著确实很不错啊!那么原著结局如何 萧平章怎么死的呢?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全介绍: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平章

据悉,剧中黄晓明饰演的萧平章并不多,萧平章是长林王府的世子,和萧平旌是亲兄弟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萧平章结局遭毒害身亡,后期就是萧平旌的戏份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平旌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刘昊然饰演的萧平旌才是第一男主,在哥哥萧平章被毒害身亡之后挑起治国安邦的大梁,剧中萧平旌自小在琅琊阁学艺,后来大梁王朝遇到内忧外患出山,萧平旌结局和梅长苏有点相似,期待剧集的播出吧!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蒙浅雪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是一部大男主戏,剧中女性角色的戏份并不多,佟丽娅饰演的蒙浅雪和萧平章是相敬如宾的夫妻,萧平章被人毒杀之后,蒙浅雪结局也是战死沙场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林奚

剧中张慧雯饰演的林奚是一位江湖人士,和萧平旌是一对,林奚年纪轻轻却是济风堂堂主,文武双全还天资聪慧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林奚结局和萧平旌在一起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萧元启

作为剧中的反派人物,吴昊宸饰演的萧元启身份十分神秘,但是狼子野心是瞒不住的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萧元启有皇室血统,但是身份特殊不能公诸于世,心生怨恨加上自己野心勃勃迅速黑化,当然结局也是未得善终。

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所有主角结局——荀皇后

电视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的幕后大boss是梅婷饰演的荀皇后,从早期曝光的剧照来看此人绝非简单的人,剧中虽然是掌握后宫大权的皇后,但想要的并非只有这些,据悉荀皇后结局自食其果!

⑤ 谁知道炎龙骑士团最后结局是什么 我是问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结局

《炎龙骑士团Ⅱ:黄金城之谜》
第二十七章 命运的交会点
如无人携带天空之钥上场,则击毁机甲队长后可看到结局之一:因为没有天空之钥而无法启动天空之轮,只有悠妮孤身进了黄金城,这座古代堡垒被永远封存在另一个时空……。让上场的一人携带天空之钥,则胜利后会进入第二十八章。
第三十章 传说的终章
反应炉的不完全失控仅使空间发生扭曲,黄金城并末完全进入异次元。空魔神召唤出地魔神、水魔神、火魔神、风魔神四个新型生化合成人,想杀死身为第一空中堡垒控制和维持中枢的ASR-07悠妮,最后的战斗拉开了序幕。击败空魔神后悠妮将众人送回地面,自己和这座古代堡垒被永远封存在另一个时空。
在飘浮在另一个时空的黄金城里,悠妮在休眠舱里沉睡着……等待着她的是另一段长久的沉眠,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醒来。但她相信,三千年也好,三万年也好,她一定会再和那个叫索尔的年轻人在梦中相聚,她相信这样就足够了……(这一段是原版台词哦,我记得的)在亚克斯王国宫廷中,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宴会。宴会结束后,战友们彼此互道珍重,各奔前程。

《炎龙骑士团外传:风之纹章》
第二十七关 魔导士的野望
大决战前还有一些重要的战役。大家冲进了教塔,看到祭坛上的法莲娜魔神就要启动,大家尽力往前冲了上去。此战把魔导王手下干掉后,魔导王召唤来飞龙骑士和骑兵。
分支一:战胜魔导王,兰迪斯冲上祭坛去救法莲娜,可随着魔教的灭亡,教堂也毁灭了,兰迪斯没能及时带出法莲娜,只能送上一束鲜花,寄托自己的哀思。
分支二:战胜魔导王,兰迪斯冲上祭坛,将身上的魔晶石扔上祭坛,在法莲娜身上的反禁制器的作用下,启动了魔神。兰迪斯带着法莲娜冲进了异界之门,要与魔神作最后的抗争。
第三十关 最终圣战
终于见着了魔神——平衡之神。只有打倒他才能获得和平。
在与魔神的交战中,大家发现魔神灵魂依靠的竟然是兰迪斯母亲武神的力量。魔神的强大是不可战胜的,看着儿子的朋友一个个地倒了下去,玛茜以武神的力量再将平衡之神永远托回了异界的深渊。时空之门再次开启,大家回到了马拉大陆。
朋友们一个个告别了兰迪斯。琴琴和裘娜组成武士队伍,继续办她们的比武大会。布兰多带着盖亚继续研究飞行。费加塔回西大陆开始新的冒险。玛丽安与亚克登上自己的旅程。兰迪斯决心去寻找母亲玛茜。法莲娜为了兰迪斯拿起了父亲的书籍,成了大法师。罗特帝亚和马拉大陆又恢复了和平。 (这个结局最后的感觉是所有人都分开了,我本来以为男女主角要在一起的。。。兰迪斯最后对法莲娜说的话记不清楚了,大意是“风,风会告诉你我在哪里”)

⑥ 薄樱鬼 风之章 steam版为啥我玩不出真结局,玩不出HE

吸血是华之章才有的剧情,风之章到你玩的那里确实是结局了,薄樱鬼真改是分风之章和华之章上下两部的,所以真改又叫【薄樱鬼风华传】
你想玩后面的只能再买华之章了

⑦ 风起长林萧平章结局是什么 最后死了么

在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,萧平章最后结局是死了。在一次北境交战中,内阁首辅荀白水暗中断掉前线补给,战困中长林军副帅萧平章身受重伤,在琅琊阁学艺的弟弟萧平旌闻讯下山查案。三十年前,邻国夜秦遭遇疫情,大梁为自保封国道,濮阳缨因灭国之仇潜伏在大梁,并勾结琅琊榜第一高手,东海国主墨淄侯,暗中瓦解梁帝势力与长林府,两人于京城四处投毒,疫情迅速蔓延。濮阳缨设局,使萧平旌与萧平章先后中毒。此时北境急危,萧平章放弃救治,奔赴前线支援后毒发而亡。

⑧ 《原来你还在这》小说结局是什么

第四十三章(完结) 韵锦回到老家,妈妈的后事办得还算顺利,她们家亲友不多,可是人既然去了,风不风光又有什么区别。 叔叔说,韵锦的身体不好,让她好好休息,别的事让他去操持,他说得对,她真的累了。 出殡的前一天,她想起有些事情需要跟叔叔商量,叔叔在厨房里打电话,韵锦穿着居家的拖鞋,走到厨房门口,他也没有察觉。 叔叔是个淳朴直爽的人,通常他在客厅讲电话,韵锦在客厅可以听到八成,现在他压低声音,躲在角落里,韵锦不得不感觉到奇怪。 “……对,基本上都筹备齐全了……哪里,还是要谢谢你……医院……多亏了你……她很好……她不知道……那孩子就是倔……” 韵锦悄悄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。她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,这么多年了,她好像总是处在需要他援助的角色里,他帮她,却又不敢让她知道。 她给自己倒了杯茶,抿了一口,淡淡的苦涩夹着甘甜。她不会告诉程铮,其实那天在医院里,她曾经无意中见过他匆匆从肿瘤病房走过,然后当天下午,主任医生就带来了可以搬进单间病房的消息,他装作若无其事,她也不去提起。 原来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是这样的感觉。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不需要任何人,但是现在才明白,一个女人,撑得越久就越是疲惫,何必为了无谓的骄傲去舍弃她应得的关怀。他不是在施舍她,他是在爱她,在有些人面前她不需要坚强。 她终于可以释然。 晚上,叔叔把她叫到客厅里,妈妈在时,他们继父女之间虽然客气,但始终都隔着层膜。 叔叔把一个小匣子推到她面前,说道:“韵锦,我知道你心里从来没有把我当作父亲,但我一直希望你是我女儿,现在你妈妈不在了,这是她生前留下的一些遗物,理应交给你保管,你爸爸在时的那套学校的房改房,你妈妈也一直没舍得卖,前些年,她把那套房子过户到你的名下,它是你的,就当作你爸爸妈妈留给你的一点念想吧。” 韵锦沉默地将匣子打开,里面是一些房契样的纸页,妈妈日常带的一对耳环,两张存折,里面钱也不多,总共几千块,最多的是旧相片,有爸爸在世时的合影,还有她从小到大的照片,那些照片大多已发黄,被摩挲得有了毛边,这些已经是妈妈的全部。 韵锦没有哭,她用手抚过那些旧照片,好像上面还有妈妈手心的温度。 “您知道吗,以前我怨过您,明知道妈妈后来跟您在一起是对的选择,可是我还是忘不了爸爸,我怨您分走了原本只属于我和爸爸的爱,也开始故意冷落妈妈……我不是个好的女儿,可能也没有办法真正叫你一声爸爸,但是有一句话还是得说:这些年,多亏了有您。妈妈在不在,您都是我的亲人。” 韵锦说完,年过半百的男人在她面前流泪了。
妈妈的后事办完后,韵锦去了趟乡下老家,这也是爸爸插队时和妈妈相遇相爱的地方,韵锦走过这里每一寸的土地,都似乎可以想像爸爸和妈妈也曾在这里经过。他们终于在天上团聚了。 乡里还有她母系一边的亲戚。韵锦这次住在堂舅家,虽说是远亲,可包括堂舅妈在内的一家都对她相当热情,也没有忌讳她有孝在身。韵锦住了几天,每天睡一个懒觉,堂叔从地里回来之后,就跟她在棋盘上过几招,印象中,她二十八年来都没有过这样悠闲惬意的日子。 假期的最后一天,她搬了张躺椅在晒谷场上,冬天里的阳光晒得人周身舒泰,一本在从广东打工回来的堂表妹床上找见的言情小说看到一半,一丝倦意就爬了上来。韵锦把小说盖在小腹上,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。小说里,有钱的男主永远有个刻薄的母亲,推了一张支票到怀孕的女主角面前,说:“你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钱给你,放过我儿子。” 那天她从程铮身边起来,收拾好自己和狼藉的卧室、厨房,刚走出门口不远,就遇上了归来的章晋茵,跟小说里完全一样,章晋茵将她请到自己的车上“闲聊”了几句。 她第一句话便说:“韵锦,我曾经以为你会是我的儿媳……” 其实在整个谈话过程中,韵锦都沉默,章晋茵也并不咄咄逼人,良好的教养让她在一些话题上点到即止,充分顾及到了韵锦的感受。可韵锦知道,她和徐致衡的一段往事,还有她的不孕,对方完全知情,这毫不奇怪,一个圈子能有多大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何况章晋茵是这样强势的一个人。 “我只是个平凡的母亲,希望你谅解。”章晋茵叹息。 韵锦只笑,“您没有什么需要我谅解的,因为这些都是事实,我明白您的意思。”她甚至心里感激章晋茵没有给她钱,否则她会更加难堪。 “其实我并不是逼你离开程铮,我生的儿子我知道,他是个傻孩子,认定的东西重来就不回头。可是韵锦,就算我们可以不介意这四年里你的事情,不介意有没有孩子,但你也看到了,你们在一起过,可是并没有让对方幸福。我希望我儿子过得好,所以,我只问你,你能保证给他幸福吗?” 韵锦沉吟,然后抬起头来:“我不能。” 就在韵锦在阳光下几乎要睡去的时候,有人将她放在腹上的小说拿了起来。怪腔怪调地读着书名:“……《恶少的甜心》……啧啧,苏韵锦,叫我说你什么好,你跑到这里,就为了钻研这种健康营养的读物?” 韵锦也不奇怪他怎么会找到这里,伸手抢回自己的书,继续闭眼假寐。程铮恶劣地用手拍打她的脸,“还装,快说,你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干嘛?” 韵锦撩开他的手:“那你又来干嘛?” “我……我来要回我的东西,把项链还给我!”他理直气壮地说道。 “可是,那明明是你送给我的耳环。”韵锦提醒他。 “我不管!”理亏了就开始耍赖一样是他的风格,“你睡了我就走是什么意思,嫖个鸭子还要给钱呢!” 韵锦从躺椅上坐起来:“那你要多少钱,你的服务也不值多少钱吧。” 程铮咬牙,“反正你得给我一个交待。” 韵锦看了他一会,然后一声不吭地走回晒谷场后面的堂屋,出来的时候手里抱着副围棋。她将棋盘就地铺在晒谷场上,然后说道:“程铮,有些事情让我们用这个来决定吧。” 程铮用一种“你疯了”的眼神看着她,发现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,然后就跟她打了个商量,“不如我们换种方式,比如说赛跑?……我总有权选择吧。” “你可以选择玩,或者不玩。”韵锦很平静地说。 程铮犹豫了一会,好像在内心挣扎,“好,我执黑。”既然躲不过,那就不要吃亏。 “随便。开始吧。”韵锦就地坐下。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他从来不肯学棋,哪怕围棋是他大学母校的传统项目,几年不见,倒是让韵锦大感意外。程铮的棋路跟他为人的作风一样,大开大阖,攻城掠池,相当凌厉,韵锦相对就沉稳许多,并不是一时可以分得清上下的局势。黑65的时候,黑已占优,看着韵锦眉头微皱,程铮心里暗喜,她哪里知道自己这几年在清风浸淫,棋大有精进,所以在白67的一刺之下,他不慌不忙,黑73的一断,连韵锦都露出激赏的神色。胜券在握,程铮努力控制住自己得意的神情,这个女人,还想用这招来欺负他,看她输了之后还有什么话说。 韵锦想了一会,接下来的74、76先手冲断,中央的白棋顿时增厚,而黑棋显露出四处断点,场面急转直下,程铮额角冒汗,越急越挽不回颓势,韵锦白94的时候,白棋的优势已不可动摇,就连程铮也明白,只要白96落下,黑棋大片都将不活。所以在韵锦拿起第96子的时候,他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刚才的不算,我有一步走错了。” 韵锦轻轻笑道:“程铮,举手无回大丈夫。” “我不做大丈夫,重新来过。”事已至此,他决定赖皮到底。 韵锦哪里管他,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拿开,白子稳稳当当地落了下去。“你输了。” 程铮用手将棋牌用力扫乱,狠狠道:“输了又怎么样,开玩笑,我的幸福怎么可以靠这一盘棋来决定?” “愿赌服输。我说了,有些事情要靠这盘棋来决定,你没有拒绝,所以,从今以后,家务主要还是由你来做,因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可能我要重新找工作。” 程铮傻傻地看着她,她说什么?是他听错了吗? 良久,韵锦才听到一个怪怪的声音回答她:“我会学!” 顺着他的手,靠在他怀抱里的那一刻,韵锦想起了自己那天对章晋茵说的最后一句话:“……我不能。幸福谁也没办法保证,但我可以对您说的是,如果程铮不幸福,我会比您的心更疼。” 然后她听见程铮慢慢说道:“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,然而,不管走得多远,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。苏韵锦,我终于还是找回了你。” 程铮也不知道自己拥着她究竟有多久,不远处传来的孩子的笑声,他看过去,几个一身泥巴的半大孩子看着他们,一边刮脸一边笑,农村的孩子,难免对这样的场面感到新奇。 “那个……韵锦,我们可不可以现起来,我的脚有点麻。”他还保持着下棋的盘坐姿势。韵锦站了起来,再拉了他一把,“走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 在韵锦另一个堂舅家的门前,程铮看到了多年不见的阿太,阿太九十多岁多了,样子跟当年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眼睛彻底地看不见了,坐在堂屋前的小凳子上摸索着择菜。程铮忽然想起,很多年前,当他冒充韵锦男朋友参加她妈妈的婚礼时,就曾应承阿太,如果他们以后结了婚,一定会亲口告诉老人,想到这里,他无声地握紧了韵锦的手。 韵锦拉着他在阿太膝边蹲下。 “阿太,我是韵锦,我跟程铮一起来看您了。” 阿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张开无牙的嘴笑道:“韵锦,你来了,好像前段时间你妈妈还来过呢。” “阿太,我是程铮,您还记得我吗?就是打日本人那个?”程铮手伏在阿太膝上,殷殷问道。 阿太抬头想了很久,“打日本的,哦……你是我们家韵锦的小男朋友来着。” “对,对。”程铮也不管阿太看不看地见,拼命点头。 韵锦含笑看了程铮一眼,对阿太说:“阿太,我和程铮又在一起了。” 阿太继续择菜,一副不以为怪的模样,“你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?” 两人都是一愣,然后默默握紧对方的手,“是的,阿太,您说得对” …… “想起我和你们太外公年轻的时候,总是吵吵闹闹,一转眼五十年,再也没有人跟我斗气了……” 阿太还在絮絮叨叨,太阳的暖意让韵锦有困意,她放心地将头靠在程铮的肩膀上。 年轻的时候我们也曾走失,还好,兜兜转转,原来你还在这里。

⑨ 风之圣痕小说有结局吗

动漫结束是对应小说第5卷,第6卷疾风之枪由最著名风术士世家香港凰家被灭门,其仅存后人凰小雷为复仇找上门希望借力起,引出大BOSS精灵吞噬者。在与其小喽喽对战后虽打败了分灵,但精力也消耗殆尽,BOSS也先撤退了。凰小雷重伤将死,和麻使用了契约者的力量,让她成为虚空闪(风之神器,凰家所有)的正式继承人,以神器补足失去的生命力,救回了她。
和麻与凌乃约定一起战斗,下次一定会赢!一片美好中此章结束,但是不久作者挂了。。。真是悲惨
小说另外还有很多短篇番外
最妙的是作者死前还留了堆手稿!!!今年3月20日在日出版!!虽然不知道这批手稿仍是短篇集呢,还是接下去的故事,而且有没写到结局也是个问题,但总算是个安慰了

⑩ 看过《风之画员》大结局的来

师傅橝园为了能够陪伴润福而放弃自己的画员生涯,宁愿和润福一起隐居,润福为了不连累师傅,在师傅拿着证据回去找主上的时候自己独自乘船离开,但是去想没有交代。
我也很喜欢看这个,希望你能喜欢。